高雄市皮影戲館
首頁 | 交通資訊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 分享 
手機版 | English | 日本語 | 兒童版
000336249
大型字型中型字型小型字型
 人氣(9324)


 



















▲陝西皮影-帥帳與儀仗

 



漢唐


  臺灣的皮影戲是流傳自中國大陸,藉由移民的腳步散播於南臺灣,因此有必要探求源流始末。與皮影戲有關的傳說多援引齊人李少翁為漢武帝招愛妃李夫人之魂的一段傳說,這段「史不絕書」的傳說記載,流傳後世。以東漢班固在《漢書‧外戚傳》的說明為例:漢武帝思念已故的李夫人,於是大臣們請來一位方士欲招李夫人的亡魂。這位術士在晚上架起帷帳,利用油燈投射映照李夫人生前的人形剪影,隔著帷帳就好像看到了李夫人的身影,使得武帝稍減思念愛妃之苦。


  此時僅是傳說與推測,漢代記載的影戲只有人影而非皮影,沒有情節故事,到了宋代才有文字記載關於演出情節故事的皮影戲。




宋代


  皮影戲到了宋代發展昌盛,從許多文獻中描述的皮影戲演出,即可印證。例如,張耒在《明道雜志》記載著:「京師有富家子,少孤專財。群無賴百般誘導之。而此子甚好看弄影戲。每弄至關羽,輒為之泣下,囑弄者且緩之。一日,弄者曰:雲長古猛將,今斬之,其鬼或能祟,請既斬而祭之。此子聞甚喜。弄者乃求酒肉之費,此子出銀器數十。至日,斬罷大陳飲食,如祭者。」宋朝皮影戲的劇本來自史書,三國的英雄事蹟,常讓觀眾看得感動落淚,而要求演師暫緩演出的情形。這一齣斬關羽的皮影戲,連演數夜,演至劇尾,關羽已死,祭之以酒食,也說明民間的英雄崇拜以及觀眾反映、劇本內容與祭祀活動。又,高承的《事物紀原》也說明當時演出的情形:「仁宗時,市人有能談三國事者,或采其說加緣飾作影人,始為魏蜀吳三分戰爭之像。」


  其次,宋代影戲基本上可分為三類:手影戲、皮影戲與紙影戲。耐得翁在《都城紀勝》「瓦舍眾伎」提到「凡影戲乃京師人初以素紙雕簇,後用彩色裝皮為之,其話本與講史書者頗同,大抵真假相半,公忠者雕以正貌,姦邪者與之醜貌,蓋亦寓褒貶於世俗之眼戲也。」耐得翁提到紙影與皮影兩種材質以及影偶包含忠奸兩者,演出主題善惡分明。其實宋代無名氏的《百寶總珍》更進一步提到影偶的尺寸「分數等」,而除了人物以外還包括各式各樣的道具,可見當時的演出場面與場景已十分可觀。



▲宋代銅方鏡背面所刻《兒童弄影戲圖》。

   而「手影戲」一詞的記載仍出於耐得翁在《都城紀勝》「瓦舍眾伎」條,歸入「雜手藝」。另外,洪邁《夷堅三志‧普照明顛》也記載:「華亭縣普照寺僧惠明者……嘗遇手影戲者,人請之占頌,即把筆書云:『三尺生綃作戲臺,全憑十指逞詼諧,有時明月燈窗下,一笑還從掌握來。』」說明手影戲是演師操弄十指搭配詼諧辭句來吸引觀眾。宋朝時期瓦社林立,勾欄內演出各式各樣的表演藝術,當時的「繪革社」顯示雕刻影偶者已組成行會,提供劇團演出。這些記載,更顯示出當時皮影戲蓬勃發展的盛況。

 




元明時代


  進入元明時代,皮影戲的記錄較少,但皮影戲依然流傳中國各地。山西省繁峙縣岩山寺的金代壁畫,記錄兒童觀看影戲的情形。元皇帝曾下令禁止演出「傀儡」,可能包括影戲。但此一禁令正顯示民眾對皮影戲的喜愛。在汪顒的《林田敘錄》指出:「傀儡牽木作戲,影戲彩紙斑爛,敷陳故事,祈福辟攘。」說明了當時影戲的材質是彩紙,用以搬演故事,而演出功能則是與鄉間社火常見的「祈福辟攘」有關,而不是前朝都會的商業演出型態。

 

▲山西繁峙縣岩山寺文殊殿金代壁畫《兒童弄影戲圖》

 

  明代中期,全國皮影發展已顯現出地方風格,在北方、西北、西南、江南等地都有傑出的展現。翟祐的〈看燈〉詩文:「南瓦新開影戲場,滿堂明燭照興亡。看看弄到烏江渡,猶把英雄說霸王。可知道明代影戲又稱「燈戲」,而這場影戲的內容是演出楚漢相爭的史實,由此可知明代的紙影戲與皮影戲是同時存在,而且流傳廣泛的。




清代


  清代時期,紙影與皮影進一步地方化,且各自發展出獨特影偶風格。例如明萬曆年間出現的灤州影戲,在康熙初期已流行於北京,獲得王公貴族與尋常百姓的喜愛。乾隆三十九年的《永平縣志》記載了灤州上元節演出皮影戲,觀眾看到天亮的情景。而在李聲振的〈詠影戲〉指出:「傀儡排場有數般,居然孟優具衣冠,絲牽板托竿頭戲,弄影還從紙上看。」則描寫到紙影戲的演出情形。

 

 

▲清宣統二年刊《成都通覽》插圖,清末成都市面上的燈影戲。




 

  此外,陜西影戲亦發展的相當興盛,南方的江浙地區亦有影戲蹤跡。光緒年間的《乾隆遊江南》便記載了在潮州一帶酬神演出時,因本地戲班不足,必須自臨近省份邀請戲班前來酬神的情形,文中所載:「趁著黑夜漆黑關城的時候,兩個混入城中,在街上閒看些紙影戲文。府城此戲極多,隨處皆有,若遇神誕,走不多遠,又見一臺,到處熱鬧。有雇本地戲班者,有京班蘇班者。」足見當時演出的盛況。


  四川影戲興盛的情形可見於《成都通覽》:「燈影戲:有聲調絕佳者,亦不亞於大戲班。省城之影光齊全者,只萬公館及旦角紅卿二處之物件齊完。省城凡一十六班,夜戲二千五百,包天四吊。」這份資料說明四川影戲頗具藝術水準,足以與大戲匹敵。


▲〈重興碑記〉:「一禁本殿前埕理宜潔淨,毋許穢積,以及演唱影戲。」說明清朝時期民間皮影戲演出的盛況。

   臺灣影戲此時亦發展蓬勃,從臺南市普濟殿於嘉慶二十四(1819)年豎立的〈重興碑記〉,碑文中有兩條禁令,第二條即禁止在該殿廟埕上演出皮影戲。立碑禁戲的意義反映了皮影戲這個劇種相當盛行的事實,而且因為夜間演戲,男女夾雜,通宵達旦,有礙寺廟清淨莊嚴,所以刻石禁演。





TEL:07-6262620 ext. 2806 | FAX:07-6250404
82060高雄市岡山區岡山南路42號(開放時間)
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 © 版權所有
最佳瀏覽環境IE8以上,最佳瀏覽解析度1280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