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皮影戲館
首頁 | 交通資訊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 分享 
手機版 | English | 日本語 | 兒童版
000363840
大型字型中型字型小型字型
 人氣(4329)

 


  皮影戲的演出,需要劇本、戲臺以及演出時機三方面的配合。依據觀眾的年齡層次、表演的場地與演出時間,來決定演出的劇本和表現方式,才能造就一齣精采好戲。而劇本猶如戲劇的靈魂,要演一齣內容精彩豐富、生動有趣而吸引人的戲劇,首要條件就是要有一本適合演出的劇本,這攸關整齣戲的成敗。


  臺灣皮影戲的劇本,多取材自歷史故事傳說,如《西遊記》、《濟公傳》等名劇。主要承襲明初南戲系統,臺灣劇本可以分為文戲和武戲。文戲以曲折劇情、優美唱腔見長,代表作是《師馬都》、《蘇雲》和《白鶯歌》,號稱《四大本》;武戲則以熱鬧場面、變化動作取勝,名劇為《九曲黃河陣》、《西遊記》、《濟公傳》等。


  臺灣皮影戲的劇本向來是以毛筆書寫,且因代代抄寫,故而通稱為手抄本。只是年輕一代的演師如張榑國已改用簽字筆抄劇本。

 





皮影戲手抄本的類型


在調查過南部現有的手抄本之後,我們可以把皮影戲手抄本的產生歸納成下列四類方式:


由民間專人抄寫:所謂民間專人是指非劇團成員。這一類的手抄本可區分為兩種。一是專職的「冊號」(書鋪)主人,抄錄各式劇本後,販賣給皮影戲團或掌中戲團。最著名的是「許任冊號」。


另一種情形是皮影戲團央請別人抄寫,最好的例子是屏東黃明生曾請賴本那抄寫《狄青平西》。但整體看來,這種情況較少見。這兩種情形都反映了至少在日據初期戲界對劇本的需求甚大,劇團數眾多,市場競爭激烈。


由劇團人員抄寫:這種方式普遍存在各劇團。許多傳統劇本年久破損,必須逐字手抄成新本。於是以深具歷史的東華皮影戲團而言,我們可以看到張叫與張德成在不同時期抄寫的《崔文瑞》。其他演師如許福能、張天寶與張晚皆有手抄本傳世,倒是林淇亮、張福丁、張歲等人則多依據父執輩劇本演出,也就少有手抄劇本。同時,我們也該瞭解同樣劇碼,由不同演師抄錄後,因諸多因素而產生差異。重要的因素包括手抄者的學養與書法技巧。


聘請說書人講故事轉化成劇本:這是在內台戲激烈的商業競爭時代,劇團開拓劇本來源的方法之一。例如張叫曾請過高雄市橋頭區的吳天保與高雄市的孫考兩人,提供故事讓張叫編寫。同時張叫與屏東全樂閣的鄭全明私交甚篤,劇本有交流的現象。


  


劇團創新劇本:這類劇本雖與第二類一樣都是劇團人員自己書寫,但同樣是為了市場競爭,加上參與官辦的比賽,於是創新劇本即應運而生。而在台灣皮影戲團當中卻只有張叫與張德成做過這樣的嘗試。張叫曾創作《濟公過台灣》,張德成創作過《東京大空襲》、《熱戰北韓》、《反共剿匪記》等,這些新劇反映時事又增加趣味的劇本,受到空前的歡迎。


  大體觀之,這四種劇本產生的方式以第一、二類最為普遍,手抄的劇目也最傳統。不過還是以第四類最具創意,但這類作品也最少。這是臺灣皮影戲史上罕見的創新作品,可謂鳳毛麟角。於是依據以上的分類,蔡龍溪的劇本自然是屬於最傳統的第二類抄本。高雄市皮影戲館收藏大量手抄本,例如:《林啟清》、《蔡伯皆》、《白鶯歌》、《鄭和下西洋》等老劇本。




皮影戲手抄本的現象


以彌陀鄉金連興的蔡龍溪及其他演師抄寫的劇本來看,手抄本常常會出現下列幾種情形,書寫在手抄劇本上:


人物一上場即敷演故事:例如王永生的《孟日紅割股》、黃遠的《割股》、鍾天金的《郭記春》、張川的《昭君和番》、闕名的《汪玉奇雙包記》等。但亦有先例出人物表者,例如,黃遠的《崔學忠》、張川的《合同記》(1922)、張德川的《崔文瑞》、《嬌妻之禍》等。


尤有甚者,人物表上會出現影偶造型與道具名稱,張德成可說是高手,他在1974年手抄的《濟公戰八魔》實為佳例,將忠奸人物分為兩欄。蔡龍溪較不重視文本內的人物表,只出現於《劉月鶴》與《李靖下山》等劇。


文字書寫常見筆誤或簡寫者:常見的簡體字甚多,以蔡龍溪最後一本抄寫的《崔文瑞》為例,筆誤者如「酒筵」誤為「酒延」,「卿」誤為「鄉」,「騎馬」誤為「琦馬」等。其中的簡體字包括:「眾」、「盡」、「報」、「對」、「戰」、「辦」、「漓」、「離」、「學」、「命」、「賢」、「萬」、「憐」等,不勝枚舉。


文字以臺語發音書寫:例如:「請了」寫成「且了」、「請問」寫成「且問」、「且慢」寫成「且萬」、「緣故」寫成「煙故」、「該死」寫成「皆死」、「犒賞」寫成「靠賞」、「事情」寫成「大志」、「多美」寫成「外水」等等。


人物唱曲時寫出曲牌名稱:例如武將上場慣用《點江》,其他尚有《雲飛》、《一枝花》、《紅南襖》、《下山虎》、《香柳娘》、《昆山》等。


圈點註記符號:皮影戲演師抄寫劇本後,皆有一套圈點註記符號,以利平日或演出時閱讀。通常這些符號是以紅筆或紫色標示,因此手抄本若無紅、紫色的圈點註記符號,極有可能說明這個劇本未曾被演出過。


有扮仙祈禱文與民間歌謠小曲:例如:岡山後協里黃遠在他的《崔學忠》即手抄了扮仙祈禱文與【拾送小妹歌】、【拾勸娘】與【辦酒筵歌曲】等。


  隨著時代的變遷,影戲劇本來源愈加廣泛,舉凡忠孝節義的歷史故事、民間傳奇、寓言、童話、甚至口耳相傳的笑話....等,只要有趣、有意義、有寓意均可改編。但要成為好劇本,需要考慮趣味性、時間性(過長孩子沒耐性觀賞),對話語氣、影偶的出場序、場景、道具和演出時的角色分配,演出時間長度....等,這些都是撰寫劇本時,所需考慮的問題。近年來由於國中小推廣校園皮/紙影戲,因而產生反應現代生活的新劇本,如《飆車風波》、《智慧果》等等。


TEL:07-6262620 ext. 2806 | FAX:07-6250404
82060高雄市岡山區岡山南路42號(開放時間)
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 © 版權所有
最佳瀏覽環境IE8以上,最佳瀏覽解析度1280x768